<tt id="arz9x"></tt>
<progress id="arz9x"><strike id="arz9x"></strike></progress>

<optgroup id="arz9x"></optgroup>

<u id="arz9x"></u>

  • <u id="arz9x"></u>

        <u id="arz9x"><bdo id="arz9x"><pre id="arz9x"></pre></bdo></u><video id="arz9x"><th id="arz9x"></th></video>
      1. <wbr id="arz9x"></wbr>
        ?
        鑫昇供應鏈官網!    

        應收票據與債權憑證如何計提壞賬準備?

        點擊:183 日期:2024-03-23

        一、壞賬準備計提方法解讀

        上市公司在計提壞賬準備時,通常以預期信用損失為基礎。如果一項資產到期發生損失的可能性極低,那么它通常不會被計提壞賬準備。但如果一項資產的不確定性較高,就需要預估其損失率。長盈精密就是根據這一原則,對收到的票據(包括銀行承兌匯票和商業承兌匯票)以及電子債權憑證進行壞賬準備計提。

        (1)對于銀行承兌匯票(銀票),由于銀票到期不兌付的可能性極低,因此大部分上市公司,包括長盈精密,都不會對銀票計提壞賬準備。

        (2)對于商業承兌匯票(商票)和電子債權憑證,它們與應收賬款一樣,是根據賬齡來計提預期信用損失率。賬齡越長,計提的壞賬比例就越高。

        二、長盈精密實例解析

        根據長盈精密發布的2023年年報,收到的銀票和電子債權憑證被計入應收款項融資科目之下,而收到的商票則被計入應收票據科目之下。

        在2023年末,應收款項融資項下的銀票和電子債權憑證余額分別為9301萬元、3.26億元,而應收票據項下商票余額為619萬元。這說明電子債權憑證的規模已經超過了銀票和商票之和。

        從壞賬準備計提比例來看,電子債權憑證的計提比例為3.89%,這表明其平均賬齡在4-5個月之間。而商票的計提比例為10.48%,這表明超過半年的商票有一部分可能已經逾期。

        然而,這并不意味著電子債權憑證的風險比商票更低。在2023年,長盈精密收到的電子債權憑證規模由0增長至3.26億元,這些都是今年新增的,即使存在風險也存在滯后性。而應收商票余額則由2022年末的3028萬元降至619萬元,這意味著不存在風險的商票已經完成兌付,分母變小了,剩下的少部分商票預期損失率相對增大。因此,在評估風險時,需要綜合考慮各種因素。